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亚生 的博客

美国麻省理工大学(MIT)斯隆商学院的终身教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斯隆商学院的终身教授

黄亚生,美国麻省理工大学(MIT)斯隆商学院的终身教授。代表作:《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》(《Capit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》,《经济学人》2008年度书籍)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广东产业升级政府慎用权杖   

2009-07-08 17:20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会客厅嘉宾:

  张曙光: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。

  黄亚生:美国麻省理工斯隆商学院终身教授。

  王珺:中山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、岭南学院教授。

  车克焘:溢达集团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。

  徐沪初:罗兰·贝格管理咨询公司执行合伙人、执行总监。

  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新经济环境下,珠三角经济进入了一个创新与发展的关键时期,珠三角在这场经济危机中该怎样寻找自己的变革之路? 珠三角的机遇何在?在最近中山大学岭南学院主办的珠三角论坛上,来自中美的专家、教授、企业人士围绕珠三角的竞争态势、经济发展战略与经济变局等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,其中涉及的问题发人深思。

  □ 赢周刊记者  蓝云 文/图

  广东经济在失衡

  赢周刊:三十年来中国经济年平均增长率达到了10%左右,广东的经济状况比全国平均数字高出1/3,但是在金融危机下,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的广东 ,经济增长过度依赖国外需求市场的弊端表露无遗。这无疑对珠三角的经济结构和发展模式提出了严峻的挑战。那么,广东的症结主要在哪里?

  张曙光:中国在世界的状况和广东在全国的状况都具有代表性。尽管发展快,但发展的层次和水平相对要低,结构失衡又非常严重。比如我们处在加工层次的低端,我们所得到的加工收入在产品的价格中占的比例非常小。同样的产品我们得到的是整个价值的1/10或者是几十分之一。另外一个失衡就是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失衡,因为制造业主要是贸易品,服务业主要是非贸易品,这个问题在珠三角是比较突出的。

  黄亚生:广东对外经济的严重依赖本身并不是问题,例如新加坡和香港都是对外经济有严重的依赖。但是中国有十三亿人口,外贸和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了70%,这是非常反常的现象。我们过去一直认为日本是外贸大国,在日本最偏向于出口的七八十年代,外贸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25%~30%,这说明世界上最成功的贸易国家,对外依赖的程度远远低于中国。

  中国GDP每年增长的很快,但从微观的指标来看,中国企业发展的质量和速度并不是很快的,至少跟宏观经济的发展有非常大的差距。做简单的加工和贴牌本身没有问题,但是三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,相当于一代人的时间,我们的企业还停留在贴牌和做简单的加工,这也是不正常的情况。

  贴牌生产也很可以自豪

  赢周刊:现在珠三角很多企业都做不下去了,因为订单减少。很多企业也想起步做自主品牌的研发和开拓国内市场,但是却遇到了很多困难,毕竟品牌的创建和市场的培育都需要时间。那么创立自主品牌和掌握销售渠道是企业唯一的出路吗?还有,现在政府也在努力促使产业升级和转移,这个方向如何?

  王珺:广东省的工业增加值占广东省总产值的比重大概是20%,增加值的比重低于全国4%~5%。这说明产业还不成熟,企业在研发和产品创新、工艺流程上还有很大的提升潜力。产业升级也是有多种形式的,例如工艺流程、产品性能和功能设置,产业转移是升级的一种形式,不是唯一的形式。现在珠江三角洲的产业转移就是生产工艺,例如佛山的陶瓷,总部或者是研发部门都在佛山,开始向外转移的是生产基地,政府并不是希望所有的产业都转移出去,不可能的。佛山的陶瓷转移到江西和山东,东莞的制鞋转到湖北,顺德的家具企业转到四川,实际上都是生产链条的一部分向外转移,这就形成了新时期内地的前店后厂的区域格局,由此会带动区域之间的物流、配送、仓储等生产性服务业的跨地区发展。

  车克焘:我们纺织服装行业是贴牌生产,但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是深加工、高附加值,一条龙生产。如果谈到竞争力,中国的梭织面料,我集团一家差不多等于意大利所有的企业,如果加上山东的企业我们的产量差不多是欧洲的总产量。做面料不值得吗?科技创新、环保、节能减排,都包括在生产流程中。这是传统的产业,我们在其中就有机会,危机一早就开始了,单靠中国的劳动力是没有办法做下去的,一定要投资科技和创新,要用工业工程师将效率提高,将产品档次提高。刚才几位老师都提到说中国说要创立自己的品牌,但是创立一个零售品牌的挑战是很大的,欧洲和美国的品牌,例如LV要多少年的历史,多少的广告,投资才可以达到今天的位置,如果现在大家都提这样的口号,中国企业和工业都去创立品牌,这不现实。

  黄亚生:不管做什么,企业可以盈利,本身就证明一种合理性,因此做贴牌是合理的,这是企业家自己的决策,不是政府代替他们做的决策。我不会跟车克焘先生争论这种模式,例如做纺织,其中有高科技的成分,如果一脚踢到湖南湖北去,在那个地区不能获得高科技的人才,就将这个行业毁灭掉了。

  产业升级应该是市场选择的结果

  赢周刊:最近广东的政策是,企业若不能就地升级转型就转移。而珠三角地区对于升级转移定出了时间表,各地方政府都有明确的指标。但是还有另一种观点认为政府应该不要干预企业,要不要转型和升级都应该是企业自发或者是市场选择的结果。

  徐沪初:从个体的企业运作来看,理论上政府是不应该关心的。如果从政府的角度考虑,政府还必须关心就业的因素。如何帮助企业渡过难关,如何帮助企业进行升级换代,政府还是有很多方面可以做的。

  这次金融危机爆发后。珠三角规划中提出的重要观点有的跟打造品牌相关,有的跟制造环节的提升有关,例如技术、研发和创意。现在珠三角明确提出一个观点,要从广东制造变成广东创造——在珠三角打造以工业设计、创造和研发为核心的全国性的基地,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。在此过程中,企业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,但是在打造全国性的基地来说,政府还须助力。

  黄亚生:如果是政府主导经济,它考虑的是整个行业,是高科技还是低科技。但是很多的政府官员认为是夕阳和低科技的行业中,恰恰是有高科技的管理,有高科技的创新。比如诺基亚经常被认为是电信行业很先进的企业,而它刚开始的时候根本不是做电信的,而是做木材和家具的。按照广东双转移的政策,这样的企业是要一脚踢开的。如果企业本来可能是去做高科技的,本来是要去创造品牌的,但是没有金融方面的支持,没有政策方面的支持,还要踢它走,这就是政府太强大了,代替了企业做决策。政府的作用就是创造环境,将污染改善,劳工权益进行保护。

  王珺:产业升级是渐进的,这跟政府定出的时间表不太一样。现在的考评机制给官员带来了压力,导致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配置到需要的地方。例如我的企业想去肇庆,政府非要我去梅州,我又不愿意去,政府就给你更多的优惠,最后就是优惠项目的竞争。而企业拿到了优惠是否可以持续发展,成为当务之急的问题。

  张曙光:中国经济发展,同政府之间的竞争有很大的关系,要否认这一点就没有过去经济快速增长的三十年。政府竞争尤其是开始的时候,既有经济增长的竞争,也有体制变革的竞争,谁在变革中走得快,相应地推动了经济的增长,从这一点来说,中国政府之间的竞争是过去经济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方面。越到后来,尤其是危机出现后,政府在体制竞争上可以说越来越弱,而在资源和利益的竞争上越来越强。这就阻碍了体制上的变革进一步的发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18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